cp主枭羽偶尔磕离达,学习写文中……

关于

【枭羽/霜雪黎明24h11:00】网缚——捕食


霜雪将至,黎明守望1130凯亚生贺活动第23棒

上一棒 @何年花成海、 
下一棒@缶竹


祝凯亚·亚尔伯里奇先生生日快乐!


——————————————————————————————

chapter1:捕

  1.1停靠在葡萄藤架上的蝴蝶展翅欲飞,便被悄悄靠近的红发少年猛然挥动的捕虫网捕获。


  捕网中的蝴蝶的黑色的前翅片上有着一圈深蓝色的色带,深蓝色的后翅上还布有几个黑色的斑点。纤细的身子正颤巍巍地摆动着自己的翅膀,本能地害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


  迪卢克和那位少年的初次见面,是在一个雨夜。


  浑身被雨水淋湿的身体看起来十分瘦弱,正窝在父亲的怀里瑟瑟发抖。迪卢克看着爱德琳拿出一条干净的毛巾裹住这位少年,那条宽大的毛巾将这个小家伙全身包住,只将一张稚嫩的脸露在外面。


  他站在壁炉前,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当这个孩子蓝色的眼睛随着父亲的手指落在自己身上时,或许是凯亚从雨夜中走来,迪卢克看着那双泛着水光的眼睛,感觉自己像是撞进了盛满星空的湖泊里,沉溺在其中。那眼睛中带着无助和讨好,迪卢克看着这样的眼神,心中泛起了一片涟漪。


  迪卢克听从父亲的话,带凯亚去浴室洗去这一身冰冷的雨水。他走过去牵起凯亚的手,冰凉的小手乖乖地被迪卢克抓着,顺从地跟在迪卢克的身后。迪卢克扭身看向凯亚,觉得披着毛巾的凯亚像是一个听话的小幽灵,乖巧地跟随在自己身后。


  凯亚的瘦弱和乖顺极大地激发了迪卢克的保护欲,在之后的相处中,迪卢克对凯亚的依赖和占有欲越来越强,克利普斯看到两个小孩子相处如此亲密,便提议收下凯亚作为自己的义子。


  得知这个消息后,迪卢克高兴地举起身边的凯亚转了几圈。因为长期训练,年少的迪卢克就已经拥有了比同龄人大许多的力气,凯亚惊慌地坐在迪卢克的手臂上保持平衡,最后无奈地将双手搭在了迪卢克的肩上。看着迪卢克兴奋的表情,他也绽开了笑容。


  包容的兄长和听话的幼弟,两人的性格让他们鲜少争吵,年少的他们大多都是这般欢乐。


  1.2红发少年小心地将蝴蝶放到观察箱内,那里为它准备好了最好的生态模拟环境,蝴蝶停靠在观察箱内的枯木上,翅膀在观察箱内的灯光里微微闪动,折射出来的光芒,为这只稀有的蝴蝶布上了一层唯美的光晕。


  ……


  凯亚是独一无二的。


  异于他人的肤色,异于他人的眼睛,还有那充满个性的眼罩,迪卢克对家庭中的这位新成员充满好奇,但他识趣地不去询问凯亚身上的秘密。乖巧的弟弟总是小心翼翼对待家里的一切事物,迪卢克很喜欢他,因为从来没有这么一个和他合得来的朋友,这个朋友还是他的兄弟。


  他对于凯亚那每次看向他熠熠生辉的眼睛喜爱不已,曾多次夸赞凯亚眼睛的美丽,说每次看到他的眼睛,就总觉得它在发光。凯亚听到后笑着回答他:


  “义兄,人的眼睛可不能发光,不然那也太吓人了。”


  不,它在我的心里发光,亮得像个太阳。迪卢克在心里说。


  年少的他不曾清楚心里怀着什么感情,只是想将弟弟捧在手里细细端详,除了那亮晶晶的眼睛,还有他温和的神情和冰凉的温度。


  我想拉着你,去点燃你心里所有的光和热。


  1.3少年小心地将手伸向箱中,试图触碰蝴蝶的翅膀,它似乎被逐渐靠近的手惊到了,扇动翅膀在箱内奋力逃跑,终究是累了,认命地落在了少年的手上。


  ……


  凯亚似乎放弃了奔跑,行动上来看他比迪卢克更迅捷,没那么容易被捉住,但迪卢克不会放弃寻找他的。两人对于这个游戏极为热衷,尤其是当迪卢克当鬼的时候。


  这也太执着了,凯亚刚刚抹了去了下巴上的汗,迪卢克便从身侧的草堆中扑了过来。


  两个少年抱在一起在草地上滚了两圈,迪卢克喘着粗气撑在凯亚身上。凯亚实在是太适合玩躲猫猫了,身手矫捷加上那些奇怪的鬼点子,使得寻找他变得十分困难。


  凯亚抬手用衣袖擦去迪卢克额头上的汗珠,“好吧,看来是我输了,你还真是执着,放着那么好的机会不去抓别人,非要费尽心思来抓我。”


  “凯亚。”迪卢克抓住凯亚的手臂,“这并不难,只要足够坚持,你就会撑不住的。”


  凯亚听到这里瞬间怔住了,但看到迪卢克通红的脸,气喘吁吁还想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逞什么强啊,迪卢克,你明明已经快不行了。”


  是因为其他人不值得我这么坚持。


  喘不上气的迪卢克也来不及反驳凯亚的话,只得在心里补上这么一句。


  1.4少年看着手心中安静的蝴蝶。


  它死了,失去自由飞翔的权利,终于是死在了他为它精心布置好的家里。


  刚刚死去的蝴蝶还保留着活着时候的美丽,他没有犹豫地取来了昆虫针,对准蝴蝶的胸部扎了进去!


  ……


  迪卢克将手缓缓放在凯亚的后背,少年因为发烧引起的高热熏热了他的脸颊,张着嘴小口小口地喘着气。


  相差两岁的兄弟到了快速发育的年龄,迪卢克已经长成了大孩子的模样,凯亚还是和两年前一样瘦瘦小小的。


  迪卢克的手轻轻覆在凯亚的后背,生长期少年那薄薄的蝴蝶骨在他手下缓慢起伏,像是并拢在一起的羽翅。微弱的呼吸拍打在自己的脸侧,迪卢克痴痴地看着凯亚的睡颜,明明自己的双手想要用力拉近自己与少年的距离,可是却担心过于用力去碰坏了眼前的瓷娃娃。


  想要看他飞翔,却又怕他离得太远。如果凯亚可以一直停留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1.5少年小心地用镊子拨开美丽的蝶翅,贴上展翅带,再用大头针固定好。之后是拨弄触须与足,将这只摆好位置的小可怜固定在展翅板上。


  ……


  迪卢克双臂环住坐在前面的凯亚,这批骑士团新入队的马匹性子还有些烈,坐在马背上的凯亚四肢僵硬,他抓着凯亚的手,指导他骑马的要领,这可是骑兵队长弟弟才有的待遇,他夸张的说法逗得凯亚咯咯发笑,身子也不再僵硬了。


  怀里的弟弟所传递的热度使他整个胸膛都充满了一股暖意,心里想着这或许就是最美好的一天了。自己抱着凯亚,而且他还露出如此开心的笑容,有什么事情会比这个更好呢。


  整个骑士团都晓得这对蒙德兄弟的习性,在迪卢克指导凯亚骑马的时候,并没有人不识趣地上去打扰。这样友爱地兄弟交流从日头偏西一直到黄昏。


  骑术本就是莱艮芬德少爷的必修课,面对驯服好的战马,凯亚不消片刻就很快掌握了要领,笑容灿烂的少年牵着他花费了一下午交到的战马朋友,去向迪卢克讨要刚才对他骑术的评价。


  兄长宠溺地将少年本来就凌乱的头发揉得更乱,先是点评了他刚才出现的错误,在看到眼前那个蓝色的脑袋越来越丧气时,轻笑着对他刚才的流畅动作和如此快的学习能力夸赞。


  蓝发少年得到夸奖后瞬间抬起头,脸上根本没有沮丧的表情,迪卢克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清楚自己的义弟,出现的错误凯亚自己会去改正,也不用刻意叮嘱。


  在迪卢克问及凯亚之后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凯亚扶着马场上木质的围栏,眼睛失焦望着远方,淡淡地说道:“或许会加入骑士团吧……”


  “……和迪卢克一起成为小队队长什么的。”


  少年微笑着扭头对上迪卢克,眼睛水光亮亮投射着夕阳的光。迪卢克看着落日的余晖在凯亚脸庞下滑,在眼中变转角度,听着自己的声音响起:


  “那你……先来当我的庶务长好了……”


  迪卢克不受控制的说出了自己的心声,眼前的凯亚认真的思索着,突然郑重的站直身子,双腿并拢右手紧握轻锤左胸,做了一个标准的蒙德骑士礼。


  “那多多指教了,迪卢克队长!”


  1.6迪卢克将晾好的蝴蝶标本小心地转移到标本盒内,蓝色的蝴蝶被完整地保存在玻璃内,迪卢克将这个蝴蝶的盒子放到了书柜的下面。


  ……


  凯亚通过了骑士团的考试,成绩优异,被选为了预备庶务长,这一个月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没有时间,现任的庶务长简直是废物一样的存在,竟然把那么多工作派给了凯亚。他也曾劝过凯亚不要那么拼,可凯亚却对他微微一笑:


  “我想更快地站在你身边帮你减轻负担啊,哥哥。”


  过于懂事的弟弟让他无法反驳,在帮他整理了一些文书后,又被凯亚以迪卢克身为骑兵队长职务繁忙的理由请出了办公室。


  这只蝴蝶是他在暑气未散的初秋捕捉的,小心地饲养着,为了送给凯亚当他的生日礼物。不过可惜,凯亚似乎没有办法看到这只蝴蝶飞舞的样子了。


  题外话:


  蝴蝶描写参考:蓝鸟翼凤蝶,红鸟翼凤蝶。


  标本制作流程参考百度百科,b站视频和《国家动物博物馆精品研究:蝴蝶》。


  2.1这是一张没有蜘蛛停留的旧网,网上却有着一只奄奄一息的蝴蝶,孤独地等待死亡。


  ……


  终于结束了最近的忙碌,凯亚走在返回酒庄的路上。


  在路过清泉镇的时候,有几个孩子正围在一棵大树下观察着什么,出于好奇,凯亚也走过去凑身察看。


  他看到一只蓝黑花纹的蝴蝶趴在蜘蛛网上抽搐,使得整张蛛网都在抖动,漂亮的蝶翅被紧紧抱住,喷上了更多的乳白色蛛丝。


  蛛网上那只带有红色花纹的蜘蛛挥舞着健壮灵活的步足,附肢在阳光下都闪耀着异样的光芒,像是在炫耀最新捕获的猎物。


  一旁的孩童举着不知从哪里拿来的烛台,童言稚语谈论着如何解救眼前这只漂亮的蝴蝶,但年幼的心灵对它心生惧怕,谁也不肯上前。凯亚的到来让这几位孩子眼中亮起了光。在他们看来,穿着蒙德骑士制式的大人就是属于英雄一样的存在,所以解救这只蝴蝶不在话下。


  凯亚无奈地笑了笑,接过孩子手中的烛台在蛛网前晃了几下,看着烛火灼热的温度让那只蜘蛛步步后退,然后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将蛛网切断。他小心撕开手中的茧囊,干枯失光的蝴蝶在他手心展开,失去生命力的枯槁让周围几个孩子满脸沮丧。


  骑士随手折断一根草茎,灵巧的手指在草叶中穿梭,不一会儿,一只栩栩如生的草编蝴蝶在草叶上展翅欲飞。


  孩子们围着他听着他讲述他刚才新编的故事,半知半解地接过他手上的草编蝴蝶,相信骑士大人所说的蝴蝶化成了世间纯净元素力的故事,相信风神巴巴托斯已经将这只蝴蝶送到了万风吹拂的地方,正在空中舒展起舞。


  凯亚目送着孩子们离去,目光重新落回手中的蝴蝶上。


  2.2深渊之于凯亚是挣不脱的网,他像只蝴蝶无助地抖动翅膀,而迪卢克试图用自己炽热的火焰去灼烧那缠绕在他身上的网,解脱的同时也会灼伤网中的凯亚。


  ……


  凯亚很清楚自己未来将面对的结局,自从走上这条道路他从来都没有后悔过,一切都顺利发展着,唯一的变数就是迪卢克。


  他知道迪卢克对自己的在意,无法拒绝那双火焰一样的眼睛,可是……


  或许他的结局就如同手里这只蝴蝶一样,最终在无尽的纠缠中消散掉最后的生命力。火焰可以帮助自己脱困,可也会把自己灼烧殆尽。


  2.3这样的救赎不再是拯救,而是从蛛网掉落到炼狱,是从一个地狱到另一个地狱。


  ……


  他抬头,迪卢克手中的蝴蝶标本和他回家路上看到的那只蝴蝶品种一致,他看着迪卢克满脸的笑容,展开了和以往一样的笑颜,心里却是一抖。


  他不明白自己会有这样的反应,每次迪卢克对自己毫无保留地付出,他心里就会越发地不安,在他的信条中若是付出就该拥有回报,而迪卢克总是无所求地一味示好,他害怕终有一天他要的回报自己给不起他。


  他张了张嘴,正要对迪卢克道谢,迪卢克突然跳到他身后,一把捂住了他的眼睛。


  失去视线的感觉让凯亚一怔,他扒住迪卢克的手询问:


  “迪卢克?”


  “生日快乐。”


  耳边响起兄长温柔的祝福,贴近身体传递出来的热度和耳边呼出的热气,让凯亚抓着迪卢克的手慢慢放开,却被迪卢克反手扣住。


  他扭头看向近在咫尺的侧颜,火焰样明亮的眼睛反射着自己呆怔的表情。


  “生日快乐,凯亚。”


  凯亚一愣,握住标本框的另一只手微微收紧。


  欢快悠扬的歌声从大厅的另一头传来。


  他扭头看到克里普斯老爷,爱德琳和其他仆人还有一起推出来的蛋糕。


  2.4他不用孤独地等待死亡,也不会被火焰灼伤。


  “凯亚?!”


  迪卢克看到凯亚湿淋淋地从外面回来,一脸担忧。


  “你怎么不打伞就冲出去……”


  他还没有说完,看到凯亚举到自己面前小心呵护着的东西时闭上了嘴。


  那是一只奄奄一息的蝴蝶,黑色的前翅片上有着一圈红色的色带,红色的后翅上还布有几个黑色的斑点。


  是一只红鸟翼凤蝶,和他送给凯亚的那只是同种蝴蝶。


  2.6迪卢克看着浑身淋湿的凯亚手里那只蝴蝶尸体,又头疼起来。


  或许他该好好教育一下弟弟这个冲动的做法会带来什么后果,不过之后有的是时间,先带凯亚去换掉这一身的湿衣服才是现在该做的。


  迪卢克看着凯亚仔细参照工具书上的步骤小心地展开蝶翅,心里就更烦躁了,比起在这里指导凯亚制作蝴蝶标本,他更想和凯亚一起干些别的,比如窝在一起下棋或者闲聊。但想到凯亚做好的蝴蝶标本会送给自己,迪卢克将脸埋在自己臂弯,无声地勾起了嘴角。


  他默默注视着眼前的弟弟,眼中盛不下的温柔像是一张看不见的大网,把他笼罩在内。


  ……


  蜘蛛织好一张大网,当蝴蝶莽莽撞撞地从他的地盘飞过,撞上了他本来就织好的大网时……它便伸长步足,把蝴蝶抱在怀里,将他的翅膀折叠,然后一层又一层地把猎物捆住。

——————————————————————————————

chapter2:食

wland:

Wid.9031776

password:

Happy birthday ,Kaeya Alberch.

( ↑ 有个句号,两篇都一样。)



评论(4)
热度(118)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汀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