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主枭羽偶尔磕离达,学习写文中……

关于

【枭羽】神明

  #崽崽生成方式#@枭羽崽崽生成器 


      #关键词:深海。


  #很多私设,借鉴部分克总和鹤观设定,不存在合理性


  #OOC预警


  #●▼※迪卢克&□≯凯亚


  


  他是来自深海的神明,而你是坠入海底的月。


  ……


  雾气弥漫的小岛上,被奉为神子的凯亚正坐在岸边凸起的礁石上。翻涌上来的海浪打湿少年悬在礁石边缘的双脚,冰凉的海水一次又一次地从他的脚面升高,水位的痕迹从脚踝到小腿,将自己冰冷的寒意贴近少年的肌肤,沁入他的骨髓之中。


  凯亚神色平静地注视着被弥漫着雾气遮掩了的海平线,他明白总有一天会被眼前的大海吞噬,所以面对涌上来的浪头,他的眼里没有丝毫畏惧。


  ……


  在这座岛屿上,深海就是岛上民众所供奉的神明。


  渔民下海打鱼,货船运送日常物资,都是从眼前这片海域所得来的恩赐。


  凯亚是村长在海边捡到的。


  因为眼底有着和壁画里一样的星辰,所以他便被奉为是深海与星夜交界诞生的神子,是神明的恩赐。


  出于对神明的敬畏,凯亚在村子里一直接受着村民们的尊敬和宠爱,同时也因为这层身份,他没有一个玩伴。


  最近,村子里的收成越来越不好了,最近外出打鱼的渔船常常因为暴雨无功而返,村子里逐渐出现了一些不一样的声音。


  那些声音说凯亚是从深海逃跑的犯人,因为村民庇佑了罪人,引得海神发怒。如今海神大人要村民献上凯亚,风暴与海难才得以平息。


  ……


  凯亚知道,父亲在背着自己准备祭典,至于祭品,就是他自己。


  他也知道村子里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传言。


  或许他应该恐惧,应该愤怒……可是每当坐在礁石边看着深蓝的大海,他内心的焦躁就逐渐消失。


  ……


  迪卢克是凯亚从海边捡到的。


  那日清晨,凯亚像往常一样去海边去捡贝壳,却意外发现了一位浑身裹着黑漆漆的大人。


  很有可能是遭遇海难被拍到岸上的船员,凯亚急忙跑过去,拍打他的脸颊尝试将他叫醒。


  男人在凯亚的拍打下皱了皱眉,脸上摆出了一副很不情愿的表情。


  还好,还有反应。凯亚长舒一口气,这才发现这个人有着一张足以迷倒全村姑娘的帅气面孔。


  红色的卷发像海藻一样服帖在脸颊上,棱角分明的脸型犹如刀削一般,高挺的鼻梁,睫毛如同小扇子一样在脸上遮蔽出半圆的阴影,是个无论到哪里都可以靠脸吃饭的男人。


  凯亚一边打量着这个男人的脸,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脸。和他相比,我应该也不差什么吧。


  ……


  迪卢克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他坐起来,晃晃昏沉的脑袋,看到一个站在油灯前背对着他的瘦削少年,鸦青色的长发就如同每次梦中所见,那个名字就在嘴边呼之欲出。


  少年转过身来,迪卢克瞪圆了自己的双眼,一脸的不敢置信。


  “哎,你醒了……我说,你那是什么表情?”凯亚一手端着一碗汤药,另一只手好奇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你,你怎么?”


  “嗯?”在确认了自己脸上没有任何异样后,凯亚一脸疑惑地看向迪卢克,“我在海边把你捡回来,看你还有一口气,就把你救了回来。”


  “喏,先把药喝了吧,父亲说你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刚从海里出来可能会染上风寒。”


  父亲……


  迪卢克看向手里那碗漆黑的汤药,里面倒映着一张看起来熟悉又陌生的脸,自己的样子并不是平时在水镜中看到的那种可怖模样。


  他扭头又看了一眼守在一旁的凯亚,少年一脸的纯善无辜。


  迪卢克端起药碗,一口喝下。


  好苦!


  他皱着眉头把药喝完,将药碗递给凯亚的时候,看到了他脸上没藏起来的诡计得逞的坏笑。


  迪卢克板着一张脸,他本该因为被捉弄了而生气,可不知为什么心里浮起了一股柔柔软软的无奈,萦绕在他心头让他浑身一暖。


  ……


  男人健壮的身体让他恢复得很快,健康结实的身材羡慕得凯亚眼红,他每天缠着迪卢克让他讲些外面的故事,作为交换,凯亚也解答了他的疑惑,告诉了他村子在海边搭建的高台,正是几天后的祭典。


  甚至还告诉了他,自己就是祭典上要献给海神大人的祭品。


  “你害怕吗?”


  “说不害怕那都是假的吧。”


  “父亲收养了我,村民对我也很好,如果献给海神大人能换来村子的未来,我还是挺愿意的。”


  “凯亚。”


  “你知道吗,迪卢克,你给我讲的那些故事,我总觉得自己变得很奇怪,就好像我曾经经历过这些,风色的巨龙,青色的诗歌,还有,蒲公英味道的酒。”


  “好奇怪,岛上甚至没有蒲公英这种植物,但听到你描述它,我总能感觉一种白色绒毛划过脸颊,鼻腔痒痒的感觉。”


  “……还有一种喝到山泉的冷冽感。”


  ……


  祭典即将举行,迪卢克的身体也没有了大碍,村子里的人们以海神祭典不能被外人打扰的理由,劝说村长出面让迪卢克离开村庄。


  村长走后,迪卢克和凯亚陷入了沉默。


  许久,迪卢克打破了平静。


  “凯亚,你要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吗?”


  凯亚继续沉默着,就在迪卢克以为凯亚不会对这个问题给出答案的时候,他开口道:


  “我撒谎了,迪卢克。”


  “我并不愿意被一个生活在海里的怪物拖入深海。”


  “求你,带我走吧。”


  “……好。”


  可是拯救少年的勇者并没有如期而至。


  迪卢克,你真残忍,为什么要对我讲那些故事。如果没有晚上睡梦中那些被你用低沉的嗓音讲述的故事,或许我还可以什么都不知道地去奔赴这场死亡的盛宴。


  佩戴着金色漆器面具的使徒奉上了杯中的美酒。


  “喝下吧,孩子。”


  “睡一觉,什么都会过去了。”


  父亲温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凯亚没有选择地接过使徒手中的酒杯,仰头饮下。


  原来酒和酒的味道能相差如此之大,如果梦里的蒲公英酒是一杯清凉的甘泉,他手上这杯就是一团辛辣苦涩的毒药。


  他躺在村民制作的花船中,听着岸边悠扬的歌声逐渐变小。纤薄的花船顺着海浪浮浮沉沉越飘越远,或许会在下一个浪头里打翻,把船上的祭品和这个少年一起卷入大海。


  平静的海面突然掀起了大浪,凯亚抓住周围一切可以支撑住自己的东西,眼睛死死盯着海面下方巨大的黑影。


  他手里握着一根用来搬运祭品时留在船上的木棒,他有自信可以用它戳瞎这个海怪的眼睛,虽然不能杀死这只海怪,但绝对不会让他好受。


  数只深红色的腕足从海面升起,将船只从中间撕开,凯亚没有丝毫犹豫,紧握手中的武器,怒吼着对准将小船撕毁的这只腕足用力捅去。


  腕足吃痛地抽搐,但却没有退缩,卷着凯亚将他托举在海面上。


  双腿和腰身都被卷住,凯亚干脆用没有被控制的双手和牙齿对腕足展开进攻。


  “凯亚。”


  熟悉的声音从大脑中响起,凯亚脸上的表情瞬间怔住,呆呆的向海雾中漆黑巨大的身影看去,又浓又沉的迷雾散开,一个长相怪异巨大章鱼头颅出现在他面前,海面上似乎不是他的全身,隐约可见人的轮廓,全身还附着坚硬的鳞片。


  虽然变了个可怕的样子,身形也比以前庞大许多,但凯亚还是第一眼就认出来了眼前的人。


  “迪……迪卢克。”


  怎么会……竟然是迪卢克。他双眼蓄泪,伸长手臂试图去触碰他,他搞不明白那个沉稳大气的骑士阁下,竟然是那位深潜在海底让人敬畏的神明。


  迪卢克看着凯亚泪水涟涟的样子,伸出手托举着他,小心揭去他脸上的泪水,控制着自己尖锐的爪尖不让自己伤害到他。


  凯亚抱着迪卢克的手指,躺在他的手掌中,大脑昏昏沉沉,整个人进入了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


  我……我想起来了。


  我原本是死了,死在了最后的战役里。


  ……


  世界的形成本就是遵循着一个循环,当凡人斩杀了恶魔,最终变成了恶魔。大战结束,抛弃了凡人之躯的迪卢克选择了一种邪恶但稳妥的方式,去复活自己在战争中去世的义弟:以身赴险去接纳一种未知的力量。尽管翻阅了所有已知的古籍,也无法找到这种力量的由来,迪卢克还是尝试了这个办法。


  结果很成功,迪卢克趁着自己的意志清醒,赶紧催动了复活的禁术。


  他用自己胸前的一根肋骨,重新塑造了一个凯亚。


  全新的凯亚不仅是婴儿模样,也没有之前的任何记忆,不过好在一切顺利,迪卢克对这个结果相当满意。


  邪恶的炼金术反噬得很快,迪卢克逐渐发现他可以控制自己的外形的变化,但更多的是变成一种可怖的怪兽,而周围的人也经常会偶尔会有精神萎靡和精神失常的现象。为了不添加更多的麻烦,迪卢克带着凯亚离开了众人的视线,从此再也没人知道两人的去处。


  与此同时,深海之神的宝藏这一消息不胫而走,许多觊觎宝藏的寻宝人纷纷去往这片神秘的海域。在这场骚动中,迪卢克不慎把凯亚搞丢了。


  迪卢克疯狂找了几年,依旧没有结果。无奈之下,他只好在这片海域落脚,好在禁术得到的身体可以在深海中生活。


  禁术对迪卢克的磨损太过严重,他对过去的记忆逐渐模糊。直到那天,他在海边看到了独自一人坐在岸边礁石上远眺的凯亚,萌生出一股上岸见他的冲动,过去的记忆,也在一天天相处的时候回想起来。


  ……


  “抱歉,时隔这么久才把你接走。”


  等凯亚回过神来,两人已经不知在哪个无人的岛屿上,依偎在火堆边。身边是和凯亚同一条船上送来的祭品,虽然不少都落入海中,但大多数还是完好的。


  他眨了眨眼,一个猛扑到迪卢克身上用双手狠力揉搓迪卢克的脸,吓得迪卢克举着烤了一半的鱼呆愣在原地乖乖挨揉。


  直到凯亚把迪卢克的脸揉到发红的地步才放下手,静静地看着眼前这张和记忆中的容颜一致的脸。那种力量让迪卢克成为了半个魔神,无论经历多少年他的模样都不会再有改变。


  他双手撑在迪卢克的胸膛,右手下的心跳咚咚咚跳动如雷,清晰地传到凯亚的耳朵里。


  怎么会这么响?


  凯亚满脸通红,把手从他胸膛拿开,却被迪卢克一把抓住手摁在了心口。


  他认真地看向凯亚的眼睛,这一次少年的眼睛不再需要眼罩,两颗明亮的星星就停在自己面前安静地看着自己。


  “这一次,你不会再有离开的机会了。”


  一种和迪卢克血液相连的感觉从凯亚身体内涌出,他俯在迪卢克的身上,侧耳倾听着迪卢克的心跳,身体的每一分震动。


  ……


  海神的宝藏,是他的新娘。



评论
热度(107)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汀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