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主枭羽偶尔磕离达,学习写文中……

关于

【枭羽/爱语匿风中36H】你今天喂猫了吗

【枭羽/爱语匿风中36H】 

  枭羽白色情人节爱语匿风中36H接龙活动第17棒

  上一棒@骨灼-不肝完本子不改名! 

————————————————————————————————————————————————————

  预警:是热恋期的迪凯,两人都病病,微g向。

      w站补档:Wid.4623224


       r在另一篇,用的萌研社的兽语翻译,复制链接打开网页可以直接复制,扩选全部即可。

————————————————————————————————————————————————————


  当迪卢克张开双手,冰冷的液体从手心中滑落,一只蓝色的鸟雀躺在他的手中,毛茸茸的绒羽失去了充满生机的光鲜亮丽,小小的头颅歪向一侧,鲜红的血液从它心脏中间的空洞中汨汨涌出,这种湿黏的液体沾满了迪卢克的双手,顺着手腕滴落,又飞溅而起,弄脏了他的裤脚。


  ……


  “……这是第几天了?”


  “看起来不太好对付啊……”


  夜还未深,酒馆里的酒客们也稀稀落落,空气中只有几句被刻意压低的交谈和留声机循环播放出的悠扬音乐,一种看似平静又祥和的生活气息笼罩在酒馆内。


  如果忽视掉所有酒客都忧心忡忡的表情的话。


  脸上挂着淡笑送走最后一位酒客后,迪卢克的嘴角逐渐下沉,眼神阴沉。


  蒙德最受欢迎的骑兵队长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


  以往的话,他都会跟在凯亚后面,在所有人都发觉不到的地方出手,把凯亚牢牢看在眼底。但这次的外出任务凯亚并没有放消息给他,所有环节都是秘密进行的,当他发觉骑士团里的变化时,凯亚已经离开一天了。


  或许是太过紧张,凯亚也并非第一天当上骑兵队长了……但是这次迪卢克有些隐隐不安的感觉。


  一种失控的感觉。


  看来今天是不会再有酒客了。迪卢克去将酒馆落锁,然后从吧台下面取出来一小袋猫粮,推开了酒馆的后门。


  “喵呜~”低头,他看见一只黑猫蹲在他的脚边,守在猫碗前。酒馆里透漏出来的光让猫眼圆圆的瞳孔逐渐转变成细长形状,掩饰不住的渴望盯着他手中的猫粮袋,等待着眼前这个男人投喂他食物。


  迪卢克半蹲下来,将猫粮尽数倒入碗中,却只填满了一半的碗。


  他有些哑然,这只猫一直都是凯亚在喂,猫粮也一直都是凯亚准备的,他离开的时候留下的猫粮还剩下不少,没想到才离开三天就吃完了。


  但猫儿不知道这么多,它还对今天的饭看起来有些少而感到不满,冲着迪卢克愤怒地叫了两声,埋头嗷呜嗷呜地吃了起来。


  看着眼前进食的猫,迪卢克半蹲在他身旁撑着脸去想着这只猫的另一个主人。


  他喜欢小孩,喜欢小动物,对着这些单纯的家伙施以最大的善意,活像个孩子中的孩子王。


  他总是看起来是一副胸有成竹游刃有余的成熟,其实和以前一样,是个会搞怪的内心敏感的人。


  迪卢克蹲在这里想了凯亚十几条的事情,直到猫咪吃完后过来蹭他的裤腿,他的思绪才渐渐归位。看着用尽浑身解数撒娇的猫咪,他伸手搔了搔猫咪下巴。


  或许是撸猫手段不够高超,猫咪不一会晃动着尾巴逃离了他的手掌下,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转身跑进了幽深的小巷。


  迪卢克看了看手,又看了看猫咪消失的地方。


  他明明按着凯亚平时撸猫的样子撸它的……


  ……


  当他低头看着满手的鲜血,看到小鸟的尸体就躺在他的面前时,他意识到自己又做梦了。


  他好像摆脱不了这个梦境。


  他蹲下身,打算重新捧起小鸟的时候,小鸟突然变成了一个他朝思暮想的人。


  在他悬空的手下方,不断有鲜红的血液从凯亚胸口的空洞里涌出,鲜血染红梦境,没过了迪卢克的脚踝,梦境中的他双手无力,什么都做不了,双眼发直,死死盯着眼前这人那张好像只是陷入睡梦中的恬静脸庞。


  ……


  “!”猛然睁开双眼,迪卢克从床上弹射坐起,大口呼吸着周围的空气,胸口起伏。他抬起颤抖的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着只有自己一人的卧室,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双手握拳,眼眸里燃起了一种火焰,在黑暗中发亮。


  “凯亚……”


  ……


  这是第五天了。


  酒馆里的酒客越来越少,大家都感受到了迪卢克老爷情绪变化,谁也不想去碰这个霉头,纵然是往常待人接物一向温和的迪卢克老爷。


  今天蒙德的天气从早上起就阴沉沉,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迪卢克往酒馆走的时候看到了那只自己和凯亚经常喂的那只猫。因为猫咪的挑嘴,迪卢克不知道去哪给它补充猫粮,这两天猫咪并没有吃到属于他的那份粮食,不过它还具备着捕猎技巧,有时会当着迪卢克的面叼着一些小型动物大摇大摆地路过。


  黑猫保持着行走的姿态,像是因为迪卢克的到来突然停下来迎接他一样,碧绿的眼睛在昏暗的天气下圆圆的,看着炯炯有神。在它的嘴上,正叼着一只碧团雀,碧蓝色的翅膀黯淡无光,向下垂着。


  迪卢克看着它嘴里的团雀,呼吸都停止了。不由得回想起这两天做的梦,他的思绪搅成一团乱麻,心头一痛,一种即将失去的感觉在他心头萦绕,什么东西像是抓不住一样。


  猫咪看向他的眼神幽深又充满冷酷,极富敌意,看样子是刚刚捕猎回来,身上沾着一些土灰。迪卢克向前迈了一步,猫咪飞快地蹿到了小巷的深处,踩着杂物跃上墙头不知跑到哪去。


  迪卢克看着黑猫从自己眼前跑远,他眼神逐渐坚定,转身离开。


  他要去骑士团问个明白。


  ……


  在看到门口骑士慌张的样子,迪卢克心里更加确定这是也一个无比危险的行动,凯亚联合了整个骑士团的成员隐瞒行踪,为的就是让自己无法知晓他的这次任务。


  ……只是他应该没想到会离开这么久。


  迪卢克在门口等了许久,等到他以为骑士团这些忙人都忘记了他的存在后,刚才进去报信的骑士终于回来了,他的表情已经恢复了以往的轻松。


  “迪卢克老爷,我想您要问的问题应该已经得到解决了,您还是原路返回吧。”


  迪卢克抬头看了看骑士团的大楼,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


  回到酒馆,果然看到了那一抹身影,坐在酒馆门口给路过的行人们准备的休憩的椅子上,怀里抱着那只刚才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黑猫,闭着眼睛享受着风神赐予蒙德城里永恒和煦的微风。


  “咕咚”什么东西落回原位的声音,迪卢克一步一步走向一人一猫。


  凯亚睁开眼睛,一向明亮的眼睛少见地暗淡,眼底布满血丝,还带着疲倦。他冲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迪卢克展开笑颜,“好久不见了啊,迪卢克老爷,酒馆今天是不营业吗,我还想喝一杯呢。”


  看着凯亚强提精神的笑容,迪卢克呼吸急促地起伏了几下,猛然扯起凯亚的手臂把他拽进了酒馆里,全然不顾后面那一声愤怒的“喵呜!”


  (猫猫表示它有话说:此处有猫猫骂了两万字的mmp)


       (不是真的mmp啊,是r,见预警!)


  ……


  第三次了……迪卢克扶额。


  黑猫这几日的流浪开启了隐藏在它体内的狩猎基因,迪卢克和凯亚已经收到了猫咪送来的第三次礼物了。


  他看着脚边的小鸟和一旁邀功的猫咪,打算拾起来赶紧处理一下,免得凯亚来了他又要被他埋怨一回。


  门口的风铃声响起,迪卢克暗道不好。


  果然,“哦,竟然是迪卢克老爷,既然这样的话我还是要一杯午后……”声音戛然而止。


  凯亚看见迪卢克手里的小鸟了。


  完蛋。迪卢克心道。


  “我没记错的话,我回来后重新购买了猫粮。”凯亚双手环胸,一副要兴师问罪的样子。


  “与我无关。”


  迪卢克只好摆出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低头看了看蹲在吧台上的猫咪。


  猫咪碧绿色的眼睛随着迪卢克手中的鸟儿移动,眼中的贪婪和渴望狩猎的兴奋让他一愣,使他又想起了那天楼上以窗为镜时看到的表情。


  “喂,迪卢克老爷,你有在听吗!”迪卢克回神,看到凯亚气呼呼的双手撑在吧台上盯着他。


  怪可爱的。迪卢克把手中的猎物扔给黑猫,点了点头,示意凯亚继续说下去。


  猫咪叼着小鸟的尸体一溜烟从酒馆后门跑走,凯亚看着猫咪走掉,重复着刚才的问句:“我刚才在说,你今天有喂它猫粮吗?”


  迪卢克擦着刚洗干净的手,“每天都会去喂,从你回来后没有少过。”


  听到回答后凯亚面露苦恼,“又不是饥饿,总是这样的野性难除没有办法给它找到收养人啊。”


  “是不是该找个机会调教它一下。”


  迪卢克回头,看着凯亚低头沉思的样子,回道:“我觉得可以。”


  凯亚一怔,抬头对上迪卢克的眼神,晦暗不明的样子。他心头一颤,鬼神差使地回了一句:


  “好啊。”


—————————————————————————————————————————————————————

  下一棒 @毛狐狸 


评论(8)
热度(72)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汀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