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主枭羽偶尔磕离达,学习写文中……

关于

【枭羽/奇妙冒险夜24h】凯亚的迷宫探险

【枭羽/奇妙冒险夜24h】枭羽奇妙冒险夜24H接龙活动第10棒

上一棒: @一般通过沙雕人 

下一棒: @祁岚 

————————————————

   #故事设定在失去魔神的提瓦特,摩拉已经不是流通货币的世界。

     #故事没有逻辑私设过多,那什么也柴

     #感谢观看

     #六一快乐!!!

     #剩下的部分将会放到枭羽论坛中

     搜索 @枭羽崽崽生成器 寻找进入葡萄慕斯山的办法。

     #进论坛搜汀雪哦。 

————————————————

  上次喝醉是什么时候,凯亚已经记不太清了。


  但他知道上次喝醉的情况,肯定不像现在这么美妙。


  就比如刚刚喝下的那杯特饮,泛着一种辛辣的凉爽从他的舌尖,炸着烟花一路蔓延到他神经的每一处末梢。遇到这种全身战栗的次数并不多见,上次有种现象还是在某处看到了一位火红的身影。


  不过他眼前就有一位这样发色的人,这让他怀疑这种涌上心头的激动究竟是酒精导致的还是眼前的美色所致。


  亦或者两者都有……


  凯亚摩挲着手中的硬币,另一只手摇曳着手中剩了一半的美酒。融化到一半的冰块失去了锋利的棱角,圆滚滚地在玻璃酒杯中滑动,叮叮当当的清脆声淹没在周围的喧嚷中。


  吧台里的那个人忙碌的身影,面对酒客们苛刻的要求彬彬有礼地一一回复,手腕翻飞,有条不紊地摇晃着手中的调酒壶。那对健壮的手臂与宽大的男性手掌中握着精致的调酒壶,形成了一种力量和优美的融合,过程中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像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武者在展示着一场艺术性的剑舞,锋利又不带攻击性。


  凯亚注视着这个表演者,同样,酒馆里很多人都在注视着他,各种各样的视线,所以凯亚丝毫不打算隐藏自己眼中的欲望,或许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


  毕竟,无论在哪个地方,差异性都会那么引人注目。


  与这个地方风格不符,装饰华丽的酒馆,昂贵又精致的琉璃杯竟然只是酒客们手中的饮具,白皙的皮肤不同于沙漠人粗糙的皮肤,精致的眉眼也与这里的风格截然不同,优雅,美丽同时看起来很有实力,接人待物彬彬有礼的酒保。


  对于凯亚而言,还有那艳丽如火的红发。


  将这样一个人纳入麾下或者收成枕边人,只要看着就很赏心悦目。


  ……不过在这里,差异性意味着吸引,同样也可能意味着危险。这座酒馆能在迷宫的边缘安安稳稳的开张,就证明这家店的店长的实力不容小觑。


  若是在往常,凯亚或许还会迎难而上的狩猎这只难度极高的猎物,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善茬,自己看中的猎物从来就很少让给他人。


  凯亚眸光一暗,低垂下眼帘收回目光。他这次来这里可不是为了享乐来的,他又按了按手中那枚已经被把玩到图案模糊的金币。


  他以身涉险,从城市来到这座沙漠中心的小镇,就是为了打听自己的身世,和丢失的记忆。


  ……以及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


  要不是打听到这里也存在与那枚硬币上一样的凯尔特三角标志,凯亚可能永远也不会造访如此炎热又充满危险的城镇。


  突然,轰一声巨响,价格不菲的厚重梨木制门板直挺挺地倒下。门的位置洞开,属于沙漠的热气裹着风沙吹进屋内,热浪呼啸着打在正冲着门口的凯亚身上。


  有够倒霉的。凯亚皱紧眉头一脸不耐的扯过衣领护住口鼻,打量着眼前这个的冒险者小队。这支小队他见过一两面,就在这个酒馆,向酒馆内的情报商购买了他看上的那座迷宫的情报,拿着据说他们国家最好的武器信誓旦旦地出发了。现如今,小队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愤怒,衣帽和头发都像是被火烧过了一样,出发前向酒馆里众人炫耀的武器如今都不见了踪影。但好在人数没少,全员生还。


  他记得眼前这队人昨天那副鼻孔冲着自己说话的自大模样,看到他们现在这个样子,凯亚心里多少有点幸灾乐祸。 


  为首的战士怒气冲冲地迈着阔步走到凯亚面前,沙包大的拳头一拳砸在了凯亚身旁的吧台上,震得凯亚面前的酒杯从吧台上跳起来半寸有余。


  “迪卢克莱艮芬德!”那名战士挥舞着套着被烧得只剩半边袖子的胳膊,手臂伸长去抓里面那人的衣领。“你竟敢卖给我们假消息!”


  酒吧里的人都躲到了一边看热闹,将这个小队和迪卢克周围空出来了一个圆圈,目光死死盯着冒险者小队和那个被拎起来的酒保,全都在盘算着自己心里的小九九。


  躲起来的人里面不包括凯亚,但他也在看热闹。


  主要是他的位置有点尴尬,这位闹事之人刚好在他旁边,这时候落荒而逃有点掉面子,凯亚做不出来。


  被人拎着衣领的迪卢克神色不变,慢慢地放下手中的调酒壶,将手掌覆到了那名战士的手上。


  “奸诈的商人,我今天……”话还没说完,这名战士就一脸惊诧地看着迪卢克单手掰开了自己的手,不仅如此,这上面传递来的力量让他不能移动自己的手分毫。


  “天使的馈赠不允许暴力冲突出现,阁下。”被称作迪卢克的酒保将战士的拳头摁在了吧台桌面,也就是凯亚面前。凯亚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头都大的拳头被一只比自己小一半的手掌牢牢地摁在自己面前,觉得多少有点视觉冲击,他眼尾上挑,自下而上偷偷看着迪卢克的下颚线。


  “但是你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也是我曾经的顾客,出于人道,我可以为你们做一些售后服务。”迪卢克从吧


  台下取出一份干净的毛巾,擦掉了刚才从凯亚酒杯里溅出的酒水。


  “路易斯阁下(战士的名字),既


  然你们觉得我给出的情报有诈,那么就让我看看你们的收获吧。”


  迪卢克收拾好刚刚被碰到的几个酒瓶,将吧台腾出来了一大片空地。他摊开双手,示意着说道:


  “你们不是一无所获,对吧。”


  为首的路易斯面色有些为难,他向后看了看后面那位带着眼镜的魔法师,头发被烫成卷曲的小姑娘慢慢吞吞地从自己的魔法口袋里摸出来了一枚金灿灿的东西,放在了吧台上。


  迪卢克目光下沉注视着桌面上的东西,凯亚则看着眼前的这一个金币觉得精神一震,暗叹这一趟总算没白来。


  所有人都伸长脖子去瞧着桌面上的那一个小小的圆圆的东西,在看清楚后全都一片唏嘘。


  桌面上仅仅摆放着一枚金币。


  或许冒险团找到的东西不止这一枚金币,但是这意味着他们险些丧失性命的折腾只得到了这些用金属堆成的财富。


  其中不知耗费了多少用金钱都算不清的魔法道具。


  迪卢克捏起这一枚金币,上面的凯尔特三角纹路清晰可见。


  “几千年前的魔神留下的财富,几位还不满足吗?”迪卢克用着只有面前几人能听见的声音低语道。


  路易斯没有回话。凯亚扭过头,这才发现这位肉身成墙的战士正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


  糟糕,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没关系,他是自己人,是和你们一样去那座迷宫的冒险者。”还没等凯亚开口,迪卢克就已经代替他做了回答。


  凯亚抬头看了一眼迪卢克,两人眼神一碰,聪明的凯亚马上可以察觉到了什么,摆出了他一惯用的亲和的笑容,笑着说道:“没错,我确实也是为此而来。”


  路易斯剑拔弩张的状态似乎放松了一点,他用着一种痛心疾首的表情拍了拍凯亚的肩,拍得凯亚一头雾水,但从中体会到了对方似乎想要阻止自己去那座迷宫。


  路易斯收拾好情绪,压低声音对迪卢克说:“可是,我们根本没有走到迷宫的尽头。”


  迪卢克挑了挑眉,“我早就说过,那座迷宫是会针对人的,每个人都‘有利可图’,同时也‘无功而返’。”


  “可是……”


  “别妄想那么容易就通过魔神的考验。”


  路易斯失去了闯入酒馆的那股嚣张的气焰,整个人都变蔫的。


  “恐怕你们是被迷宫里的火毒攻了心,一时鬼迷心窍跑到了我这里泄愤,但是莱艮芬德家不会纵容犯错的人,从现在起莱艮芬德名下的所有旅馆与店铺都会对你们下达黑名单通告。”


  “祝你们能走出沙漠,勇士们。”


  小队成员灰溜溜地走了,酒馆渐渐地又恢复成了刚才那种喧闹的场景,而凯亚则拉着迪卢克从酒馆后门离开了。


  “我说,情报商的工作,可不是你这么做的……”刚停下脚步,凯亚开口就是对迪卢克一句劈头盖脸的不满。


  “怎么,这位客人是有什么意见?”迪卢克一脸老神在在,对凯亚的指责毫不在乎。


  “你这样搞的,所有情报就好像明码标价,和市场上的商品一样,供人随意挑选,不满的人还会给予良好的售后劝导,简直有辱情报商的名头。”凯亚扶着额头叹气。


  等下,自己这种惋惜的语气,怎么有种好像他们两人很熟悉的感觉……


  凯亚瞬间调整好了状态,面对迪卢克的视线从容地笑着,“不过,在沙漠中


  ,一切都听从‘逆焰之王’的安排。”


  迪卢克听到这个表情瞬间难看起来,板起了一张脸,道:“缺乏美感的名字,我不承认。”


  “哎,迪卢克老爷竟然不喜欢沙漠中的‘逆焰之王’这个称呼吗,我倒是觉得蛮好听的。”凯亚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忍不住多调戏了一下迪卢克。


  迪卢克抱在胸前的双臂更紧了,他开口:“你叫我来不会就是想说这个的吧。”


  “当然不是。”凯亚即答,同时摸出了自己的那枚印有凯尔特三角的硬币,向迪卢克展示。“我想要知道你说的那个迷宫里的情报。”


  迪卢克看着凯亚手心里的那枚金币,怔怔地出神了好久,抬手从凯亚手里拿走了它。手指和凯亚手心的接触短暂又轻柔,凯亚感觉迪卢克手指在自己手心上接触的那一瞬间像是被小猫爪挠了一下心头一样,痒痒的感觉蔓延全身。


  感觉有点糟糕……


  “我一直都在找它。”凯亚听到迪卢克低声地说道,目光注视着硬币像是在看自己的爱人。


  凯亚则耸了耸肩,回复他:“可是你守着那座迷宫,想拿到这种硬币还不是轻而易举?”


  “不,那不一样,只有离开迷宫的硬币,才是我要寻找的宝藏。”


  “呵……”  凯亚勾起嘴角,“可是我们刚刚都见到了一枚这样的硬币,比它的成色与形状都要好。”


  “不,不是那一枚,只有一枚。”迪卢克反复强调着凯亚这枚硬币,同时用那种看恋人的目光看向凯亚,看着凯亚感觉他们下一刻扑向对方相拥然后在酒馆后街来上一炮都不会觉得奇怪。


  凯亚拉高了自己用来抵御风沙的面巾,掩盖住自己有些发红的脸颊。


  从刚才开始就有点奇怪了,他需要赶紧回到旅馆里去。


  “既然这样,那劳烦迪卢克老爷告诉我这枚硬币背后的故事吧。”


  迪卢克摇了摇头,“想知道这些你不如去秘迷宫里找,我可说不清楚。”


  “那好吧,不想说的秘密可以等我回来了再说,那迪卢克老爷可以先告诉我关于这枚硬币,就是那座迷宫的相关情报吗?”


  迪卢克闻言,将硬币上下抛了抛,“那么相应的报酬呢?”


  “那支冒险小队给出价格的双倍。”这是凯亚目前能开出的最高的价格了,要知道那队人马其实是宫廷派下来的,价格肯定不低。


  迪卢克摇了摇头。


  “这个价格不足以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情报越重要价格就越昂贵,理所应当的事。”迪卢克抬眼,看着全身僵硬的凯亚。“身为迷宫的探险者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明明长得一双圆圆的猫瞳偏偏喜欢做一些死鱼眼的批脸表情。


  凯亚愤愤地长呼一口气,这枚硬币——他失忆后唯一一个留在身边的可以证明他以前身世的东西,他一定要知道这枚不同于大陆流通的货币背后的秘密,和来自几千年前的故事。


  沙漠的热浪拍打在凯亚身上,让凯亚觉得自己就要被热气烤化了。


  已经没有时间等待了……


  “那你来开个价吧……”凯亚捏了捏眉头。这种被握在别人手里的感觉,真的很不爽。


  “等你从里面出来,我要你在迷宫里的全部收获。”


  凯亚眉心跳了跳,最后咬着牙答应了迪卢克的要求。


  ……


剩下的部分将会放到枭羽论坛中

搜索 @枭羽崽崽生成器 寻找进入葡萄慕斯山的办法。


评论(1)
热度(152)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汀雪 | Powered by LOFTER